落风无影

是欤非欤:

我所知道的漩涡鸣人

图长慎戳,截选不全

人物形象是来自原作十数年点点滴滴的积累,不要和tv原创较真啦

加载失败的旁友戳这里

----

整理截图发现漏了一格,单独发也不错挺应景的

都是套路 4.0

wingsama:

原来你是这样的小龙女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、

 

 

 

武林盟主、一代豪杰、英雄霸气、威武帅气的漩涡鸣人大侠掉落入山崖中。

 

#没事的每个大侠都会掉山崖#

 

昏迷前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洁白的身影从他眼前飘过。

 

一晃而过的,还有一双美丽漆黑的双眸。

 

是神仙姐姐吗?他想。

 

随后,他听到谁在说话。

 

 

“姑姑。”

 

 

 

二、

 

鸣人大侠醒了,在一个漆黑的墓道里。

墓道的主人拥有一头漆黑的长发,美丽精致的脸庞,漆黑深邃的眼睛,以及冷若冰霜的气质。

“作为神仙姐姐。”鸣人委婉地指出,“你稍微有点高过头了哦。”

神仙姐姐瞥了他一眼,飞到天空捉了一只鸽子。

“咕咕”信鸽道,“咕咕。”

神仙姐姐温柔地抚摸着它的鸟头,手指微微用力,发出了轻微的声响。

 

#晚上喝鸽子蘑菇汤,很好喝哦。#

 

 

 

三、

 

三天后,鸣人大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,起码能从冰冷的石床上站起来了。

他也知道神仙姐姐……原来是神仙哥哥。

知道的过程酸爽无比。

毕竟,半夜去上厕所结果看到身边站着的清冷美人也在嘘嘘的感觉……

#妈的,好大#

 

 

 

四、

 

神仙姐姐……啊,不,神仙哥哥从七岁起就被遗弃,独自住在这个山谷中了。

他的生活非常简单。

采山珍,捉野味,看古墓里的书,练习武功以及睡觉。

因为已经十多年未曾见过其他人,神仙哥哥完全忘记了如何与人说话。

那么,鸣人大侠是怎么知道他的故事的呢?

 

 

 

五、

 

 

“鼬:古墓派传承到为父这一辈,基本已经绝迹于江湖。这让为父如何与列组列宗交代?为父必然要将古墓派发扬光大!鼬,佐助还小,你要在古墓中好好教导他,当你们两古墓神功都达到六层时,来江湖找我。宇智波富岳留。“

“佐助:我偷听到父亲欲与邪教密谋,推翻武林盟,血洗江湖。我不欲此事发生,将极力阻止。此去不知旦夕祸福,留你一人于谷底,切记按时吃饭,辛勤读书,努力练功,我不日将回来接你,勿忘。宇智波鼬留。”

 

鸣人放下两封破破烂烂却保存的极好的信,抬头望墓道的一面墙。

 

墙上数不清的“正”字整齐排列,笔法期初幼稚,越往下走,越显锋芒,最后一排“正”字,一笔一划宛如刀刻,深入墙面约莫两三公分,

刀刀见锋,足显功力之深!

 

鸣人还在发愣,神仙哥哥进来,操起石桌上的一杆枯树枝,为墙上第九百五十七个正添上最后一笔。

 

 

 

六、

 

“他们不会回来啦。”鸣人苦口婆心地说,“都过去十三年了,武林上也没有见着一个邪教,你亲人危安难测,你总不能呆在这边一辈子吧

,我带你走。”

神仙哥哥转过头,雪白的衣袖一拂,鸣人被一股强劲的内力送出了墓道。

 

“我很强的!”鸣人在墓道口喊,“我外公是武林盟主,我爸也是武林盟主,我也是武林盟主!你跟着我,出去吃香的喝辣的,我还可以帮

你找你哥哥和你爸爸!喂!考虑一下我啊!”

 

#说起来,怎么像拐卖无知少女啊#

 

 

 

七、

 

救命之恩不可不报。

 

鸣人在谷底呆了五个月,每日均与神仙哥哥攀谈,力求带他出谷。

五个月零六天,神仙哥哥终于说话了。

“好吵。”他道,“闭嘴。”

 

#我为什么呆在这里找虐?#

#你不要仗着长得漂亮就欺负我!#

#我外公是武林盟主,我爸也是武林盟主,我也是武林盟主哦!#

 

“你不走!”鸣人委屈地说,“我走!”

 

 

 

八、

 

临走那一个晚上,鸣人在石床上辗转反侧。

要不要打晕他带走呢?

但是一个男人而已,我也对他未免太过在意了吧。

鸣人睡不着,起床去找神仙哥哥。

 

神仙哥哥只着一身单衣,躺在巨大的冰床上。

 

“别靠近我。”神仙哥哥沙哑着说,“我毒发了!”

“中毒?!”鸣人震惊。

 

神仙哥哥叹了口气。

 

 

“不愿,是中毒三年,越发严重,唯有这个冰床……”

鸣人做完完形填空,勉强听懂了,赶忙问他是什么毒。

神仙哥哥摇摇头,撩开了自己单衣的下摆。

 

#妈的眼睛瞎了#

 

 

九、

 

鸣人找遍古墓里所有的藏书,果真没有找到青春期教育手册。

所以才会把那啥当做是中毒啊……

鸣人可悲地想,太特么惨了,难道他每一次想那个……都会让自己躺在冰床上?

好心痛啊!感觉蛋都冰痛了!

 

鸣人想,救命之恩,以身相许,拼了!

 

 

 

十、

“我教你解毒,你不要乱动,我来就行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说好的别乱动啊!我来!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样?手艺不错吧?不是小爷我吹啊,这手活我可……你干什……”

“!!!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我的九阳神功!吃我一掌!咦!怎么不管用?!”

“我修九阴内力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#都是套路啊啊啊啊啊#

 

 

 

十一、

 

“你不是不会吗??啊!!你说啊!!你怎么会这个?”

“……山谷走兽……曾经目睹……故而……”

 

 

#厚!该想的时候想不起来,不该想的时候就记得了是挖,活该欠你的咯!#

 

 

 

十二、

 

鸣人与佐助出了山谷,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小镇。

 

神仙哥哥十多年不出谷,看这个看那个都很新奇,然而他一身白衣,长身而立,姿态决然,人家看他也很新奇。

鸣人买来一只带纱的斗笠给他戴上,又牵来一头驴,让神仙哥哥坐上。

一阵吹吹过,斗笠杯吹起一角,露出神仙哥哥的小半张脸。

 

“兄弟好福气!”店小二直夸,“夫人美若天仙啊!”

 

鸣人嘿嘿嘿直笑,给了他一点小费,又默默扶了一下自己劳累的老腰。

 

#不管怎么样,在外面还是很有面子的哈#

 

 

 

十三、

 

每一个武侠小说都有一个同福客栈。

每一个大侠都要点一份武林套餐。

两斤卤牛肉,一份女儿红,再上几道拿手小菜。

 

鸣人豪气地干了一杯,大呼:“好酒!”

随后又给神仙哥哥倒了一碟,神仙哥哥咪了一小口,吐了出来。

“男人怎么能不喝酒?”鸣人邪恶地又给他倒了一碟,“来,继续!”

这一碟下去,神仙哥哥红了雪白的脸。

 

呵呵。鸣人想,莫非今天晚上……?

 

然而神仙哥哥正在红着脸解鸣人的裤腰带。

 

“等、等下!”鸣人连忙拦住他,“大庭广众之下,你要干嘛!”

 

“我要解毒。”神仙哥哥说,“现在就要!”

 

 

 

十四、

 

第二天离开客栈,鸣人躬着背,多付给了店家几两银子。

 

“这是?”店小二疑惑地问。

“床坏了。”鸣人云淡风轻地说,“赔你们的。”

门外,神仙哥哥上了驴,在阳光下依旧腰挺得笔直。

“大侠好腰力啊!祝您伉俪夜夜春宵啊!”店小二猥琐地比起大拇指。

 

“啊呸。”鸣人道,“乌鸦嘴,滚开点。”

 

 

#东风无力菊花残#

 

#睡前一壶酒,亲人两行泪#

 

 

 

十五、

 

鸣人带着神仙哥哥入了京城。

 

武林盟正在开大会。

 

#论是否要和谐、公正、公平地选举出一个符合民意的武林盟主#

 

“不管现任武林盟主去哪里了。”一个大汉站在舞台上,义正言辞地说,“但是他是武林盟主,他爹也是武林盟主,他外公还是武林盟主,

我坚决反对这种家族遗传式传承方式!坚决要求要民主地票选武林盟主!”

众人连连说是。一个粉衣少女跳上舞台,连身说呸呸呸。

 

“我乃神医谷首徒!”粉衣少女娇俏道,“票选个什么蛋蛋盟主啊!武林盟主当然要凭武功才对!”

 

众人又说好好好,马上就开打。

 

鸣人看着粉衣少女嚣张至极,不屑地哼了一声。

 

 

“你在这里稍作休息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

 

 

十六、

 

不出意外的,粉衣少女被打败了。

 

“你的武功太厉害了!”粉衣少女说,“我们神医谷有过规矩,谁能打败我,我就要嫁给谁!”

众人又开始起哄。

 

#到底哪里请来的群众演员,为什么一点独立意识都没有#

 

“我已经有心上人。”鸣人说,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我两有缘无分。”

 

“你的心上人是哪个?”少女说,“我要跟她打一架!”

 

鸣人还没有说话呢,戴着斗笠的神仙哥哥主动飘上台了。

 

“哼,连脸都不敢露算什么!”少女嘲道。

 

神仙哥哥摘掉了斗笠。

 

下面所有人都吸了一口气!

 

 

果然……美丽也是种罪过,鸣人心中想,我再也无法一人独享他倾城的容颜了吗?

 

“这明明就是个男人啊!”众人大呼,“莫非武林盟主是个断袖??”

 

 

#咦,为什么大家跟我的反应不一样?#

 

 

神仙哥哥挥一挥衣袖,刚碰到少女,少女就倒地不起。

 

“我被打败了!”粉衣少女捂住胸口说,“要神仙哥哥你亲亲我才能起来!”

 

#……不不你的反应不用跟我一样啊喂!#

 

 

 

 

十七、

 

全武林都知道武林盟主是个断袖了。

 

故而开了一场家长会。

 

“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的。”前任武林盟主对儿子说,“你断袖吧大不了爹和娘再生一个。但是你娘貌似气坏了,正在赶过来。到时候我假

装打你,你假装叫唤哈!”

“好的爹爹。”鸣人感动地说“动!霸!”

“天!霸!”前任武林盟主说。

“Tua!”两人和声。

 

 

#妈的智障神仙哥哥如是想。#

 

 

 

十八、

 

武林盟主娘亲进房间时,前任盟主正在殴打现任盟主。

 

“你这个不孝子!”前武林盟主挥舞着皮鞭。“还给我带个男媳妇回来!气死我也!!”

鸣人咬着牙躺在地上,嘴边都是血。

“住手!”娘亲说,“别打我儿子!那个勾引我宝贝的男妖精在哪里?”

 

站在窗边的神仙哥哥转过头来,安静地看了娘亲一眼。

 

娘亲愣住了。

 

鸣人连忙冲上去拦住自己的妈妈,着急说:“佐助他是无辜的,是我先勾……”

 

“姐姐?”娘亲问。

 

#眼瞎是继承妈妈的说#

 

 

 

十九、

 

二十年前,玖辛奈和美琴是同一门下的师姐妹。

 

她学的是内力,她学的是外家功夫。

 

随后,她先嫁到古墓派,几年后,她回到武林盟招了一个上门女婿。

 

一别就是二十年。

 

“你与姐姐几乎是一模一样。”娘亲说,“古墓派是闭门门派,藏于深山老林中,但你年纪较轻,是否还有兄长或是姐姐?”

“有哥哥。”

“那你父亲和兄长呢?”

 

佐助闭口不答。

 

“娘亲。”鸣人咽下嘴边的甜酱,蹭过来问,“你为何不问他母亲在哪里呢?”

 

娘亲缓缓道,“因为我近日,收到了她的消息。”

 

众人皆是一震。

 

 

二十、

 

#只要在武林中的大侠,必然是要下江南的#

 

“原来你我竟是娃娃亲。”两匹马并排走在官道上,鸣人暗喜道,“果真是天注良缘咩哈哈哈哈!”

佐助默默看了他一眼,答道:“你先许给我哥哥。”

 

 

鸣人哑了。

 

 

 

二十一、

 

两人在驿站休整,鸣人大侠侠骨柔情,助人为乐,正在为神仙哥哥解毒。两人盖着一条大红被子,被浪滚滚,豪言壮语,激情澎湃。

 

许久,鸣人大侠从被子里冒出一个汗淋淋的脑袋,正邪魅狂妄地问身下的人:“小爷技术怎么样?”

 

“花样尚可。”身下人道“体力不足。”

 

鸣人刚要说什么,只听屋顶上传来轻微的碎裂声。

 

神仙哥哥一记暗器,瞬间打穿屋顶,鸣人感觉身下肌肉一震,带动了中毒颇深的部位也往前一顶,一个激动,使得自己的腰绵绵地软了下去

 

屋顶传来乒乓一声,掉落下一个黑衣人。

 

 

 

二十二、

 

“我是一个刺客。”黑衣人道。

“那你为何不动手?”鸣人质问。

“因为我害羞。”黑衣人道。

 

#我杀人放火做间谍,但我知道我是个好男人#

 

鸣人将黑衣人的面罩扯下来,露出了一张干净英俊的脸。

 

“士可杀不可辱!你杀吧!”

 

“我不杀你!”鸣人卑鄙地说,“如果你不告诉我谁派你来的,我就把你卖到怡红院听墙角!”

 

黑衣人挣扎了一秒,立马交代,“是邪教教主派我来的!”

 

鸣人和佐助对视了一眼。

 

 

 

二十三、

 

江南水乡,乌篷船、青瓦石,朦胧细雨湿润了油纸伞。鸣人等在小院外,佐助走入小院内。

 

一个看不清年龄的夫人坐在窗口,绣一幅百鸟朝凤图。

 

“你已经这么大了。”少妇道,“你父兄呢?”

佐助面色如冰,反问道,“为什么要抛弃我们?”

 

夫人转过头,她面色苍白,眼角有微裂的鱼尾纹,依旧倾国倾城。

 

 

“我不愿留在古墓做一辈子活死人。”夫人说,“你不也出来了吗?”

 

#哪有这么多隐情,只是不爱了而已#

 

佐助没有回答,也不去解释这么多年的孤独与苦楚。没有意义了,他转身就走。

 

“我不知为何与武林盟联系反倒会引来你。”少妇缓缓道,“告诉你父兄,与邪教为伍,终将身败名裂!”

 

细雨濛濛,佐助已经走出了院子。

 

 

二十四、

 

刺客被绑在乌篷船里,正寂寞地看着天花板。

 

鸣人从船舱里拎出一坛竹叶青,走向船头。神仙哥哥站在船头,细雨淋湿了他的背。

“喝酒吧。”鸣人把酒递给他,佐助拿到酒,仰头就灌。

湖水波澜,鸣人不明意义地大吼几声,随后示意佐助道:“心情不好就吼吼,你试试。”

佐助犹豫片刻,又喝了一口酒,随后他将酒坛子扔进湖里,朝着湖面大声吼起来。

 

“啊啊!!!!”

 

仿佛这样吼叫时,那些痛苦、寂寞和伤心,也随着吼叫离开了。

“爽吧?”鸣人嘿嘿笑,“以前不不开心时,我总会对着空旷的地方吼几声。”

“嗯。”佐助说,“开始解毒吧。”

 

 

船又剧烈地摇晃起来,刺客翻了个身,觉得更加寂寞了。

 

 

 

二十五、

 

刺客带着两人进了一处闹市区的大宅子。

宅子门口写着“龙门镖局”。

 

“这个就是我们邪教的大本营。”刺客说,“你们进去吧。”

“邪教不是在深山里或者在大漠里或者在什么很偏僻的地方吗?”鸣人问。

“那种地方交通太不方便啦!而且我们邪教也是要赚钱的,快递就是很好的职业,又可以赚钱,又可以打听消息。”

 

鸣人觉得有理,他把刺客送到衙门,以入室盗窃罪关进牢里,又和佐助准备在晚上进入镖局一探虚实。

 

当晚,月黑风高,两人一进去,马上就被围捕了。

 

“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要来?”鸣人震惊地问。

“衙门有我的人。”邪教教主说,“这叫良好沟通。”

 

#反fu倡lian,人人有责#

 

 

二十六、

 

鸣人和佐助被关进了地牢。

 

地牢里放了一个脸盆,里面有半盆水。鸣人问这是什么,邪教教主说,“这是水牢,意思意思。”

鸣人问邪教教主为何要追杀他,邪教教主呵呵一笑,认真地说:“没有一个邪教教主不追杀武林盟主的,按照套路,接下来就是我追杀你,

你追杀我,然后我们就杀来杀去,杀出感情,然后我们就……”

 

“等下。”鸣人严肃地说,“我有男朋友了。”

 

他拉起身边佐助的手,邪教教主看了一眼,道,“好生眼熟啊!长得超像我家厨子的有木有!”

 

 

二十七、

 

邪教教主的厨子来探监了。

 

“这个是杏仁豆腐,四喜丸子,糖醋小排,桂花酿,双皮奶,海盐冰激凌。”厨子说,“你们先吃哪个?”

监狱里灯光暗淡,佐助站起来,隔着铁栅栏和厨子对望。

 

“我一直在等你。”佐助说,“千百个日日夜夜,你都没有回来。”

 

“我……”厨子说,“回来过。”

 

 

厨子说起了他追着父亲离开古墓之后的事情。

 

他的父亲因为母亲离开而性格大变,此时收到老同学的来信,说是在两广一带有一个很不错的邪教生意,是朝廷特批的,很有发展前途,愿意和他一起名扬天下。

 

他的父亲为此离家出走,而他不想父亲误入歧途,故而跟在了后面。

 

“后面的事情你们可能猜到了。”厨子悲伤地说,“这是一个传销组织啊!”

 

“……”佐助&鸣人。

 

传销组织把父子两囚~禁起来,给他们洗~脑,后来的五六年内,两人都一门心思沉浸在拉人头,发展下线上,宇智波富岳还做上了黄金教头,拥有两万下线。但好日子不长,后来这个名为邪教其实是传销的组织被朝廷取缔了,两人又一贫如洗。

 

被取缔后,作为教头的父亲被判了十年,鼬则回到了古墓派。

 

 

 

二十八、

 

“我看到你一个人生活,一个人练武功。”厨子说,“我觉得好对不起你。我离开你好几年,居然一事无成。我默默离开了,想着一定要做出一点成绩来,再来接你。”

 

鸣人夹了一块糖醋排骨,还挺好吃的。

 

“然后我终于找到了邪教,成为了邪教的一员。”厨子强调道,“厨子也是正式工啊!”

 

#剧情发展到这里,佐助表示好无聊,不如回到古墓派喝鸽子蘑菇汤#

 

 

二十九、

 

 

因为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邪教教主放了佐助和鸣人两人,临走前,邪教教主对鸣人说,现在快递的业务发展的非常好,邪教也总算有了基金,他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武林上,下一次的武林盟主选拔,他也会参加。

“你尽管放马过来好了!”鸣人大侠霸气地说,“我在武林盟等你!”

 

教主给了佐助和鸣人一人一只毛驴,两人跨上毛驴,带上厨子做的一大包甜点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

#江湖之大,你与我策马奔腾,剑指天涯#

 

 

三十(大结局)

 

 

“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?”佐助说,“不是说好了好好治疗的吗?”

 

“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把所有的精神放在治疗和实践上。”鸣人认真地说,“小龙女和武林盟主的故事在我脑海中很久了,我就是想告诉你,你不觉得我们前生就是这样的吗?”

 

“不觉得。”佐助说,“医生说你要好好配合我治疗,你别给我弄这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

 

鸣人简直要疯了,天天治疗治疗治疗,你丫不是硬不起来嘛!为什么会一下子这么饥饿,恨不得每天晚上都花好几个小时做治疗。

 

 

“我不管。”佐助说,“晚上醒着的时候不好好治疗我就会梦游,我要治疗。”

 

 

鸣人从床上跳起来,转悠了好几圈。

随后他将身上的睡衣一扯而下,扔在地上。

 

 

“不是要治疗嘛!”鸣人吼道,“解毒也好!治疗梦游也好!你来呀!”

 

“哦。”佐助说,“那我来咯?”

 

鸣人翻了个白眼,把床头柜的灯给关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#小龙女的梗不利用太浪费了!

 

#平时我捋长篇的话,大纲就是这样的,每一章大概可以扩写到三四千字。

 

#我就不写长篇,我就要放飞。

 

#嗯,感谢战士么么哒陪我放飞脑洞,最讨厌你们这些给我创意的人了QwQ

 

 


对你截截截不完罒ω罒~

爱鸣也爱佐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嗷嗷嗷我真的按捺不住想要截图的双手了~~(别问我为何要断开发2遍,我也不知道

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对佐鸣的爱已经爆表啦(比心)!为了能截到每一幅图,我要退回去好几遍呢!虽然截得不咋的╮(╯3╰)╭遁走




KIRA:

[慎入]

《說好的熱血少年呢?》